欢迎来到西安口语交际培训中心(西安口语学校)官网!

  • 口吃康复热线:400-136-3656
    18091845981

结巴王口吃矫正

从口吃患者到口才训练师

文章出处:编辑:作者:人气:-发表时间:2014-02-09 16:40:00【

  说他是位奇人一点也不过分。当初,他是一个连“报告”两字都不能连贯说出的结巴。若干年后,他不仅自己矫正了自己的口吃病,而且成为一个口才高级训练师,创办了西北首家口语病矫治学校,写出了30万字的专著,获得了两项国家发明专利,并登上北京人民大会堂演讲,被央视评为2006“乡约”十大魅力人物之一。近日记者见到了这位奇人,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传奇经历———

  “自己说自己的事情,总有点不好意思。好在苦难与挫折是我人生的主旋律,那我就倒倒苦水吧。如果哪位读者从中多少受到一点感悟,我也就满意了。”

  “厕所事件”改变了一切

  我的故乡在青山绿水的川北苍溪,童年的我活泼、纯真,和众多小朋友一样,对未来充满梦想。11岁那年,一场刻骨铭心的厄运降临了。那是上初一的第3天,我和几个同学在操场上玩,大家打赌看谁能跳着摸到操场边厕所上方的横梁。争强好胜的我毫不犹豫地打起头阵,刚蹦起来就被一位路过的老师撞见。不管我怎么解释,这位老师认定我在翻女厕所,并指责我:“小小年纪就作风不正……”这位老师就地对我体罚,让我手抱横梁吊了3个小时。放学前全校师生紧急集合,那位老师让我站在摞起的桌子上检讨自己的“罪行”。面对同学、老师鄙视的目光,泪水哗啦啦地涌了出来,我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。

  “厕所事件”后,我百口难辩,因为绝大多数同学并不明白真相。同学们都开始躲我了,好像一夜间我得了什么传染病。孤独和自卑吞噬我幼小的心灵,我胆子越来越小,并开始逃学,一个人躲在无人的地方想心事。一次,受同学欺辱后我向老师告状,因委屈半天没说出话来,老师惊异地说:“你咋成了结巴!”我心里咯噔一下:“我怎么是结巴……”

  还有一次上数学课,老师让我解一道一元一次方程题,我解对了,老师让我讲讲是怎么解的,这时下边有同学朝我做鬼脸,有人甚至小声说:“看小结巴咋办。”本来就少言寡语的我越发紧张,简单几句话结巴了半天才说完。没想到老师也说:“别人说你结巴我还不信,没想到你真是个结巴。”从此我一说话就心跳加快,呼吸紊乱,满头大汗。有一次上学迟到了,我站在教室门口喊”报告“,一连说了10多次“报”字,“告”就是出不来。同学笑了,老师笑了,以后同学们一见我就喊:“翻女厕所、结巴,坏孩子、结巴……”我成了一个真正的结巴。

  自疗从朗读“全集”开始

  结巴不摧残肉体却摧残人的灵魂。内心的自我戕害和外界的挖苦嘲笑,让委屈的泪水一次次直往肚里流。这样的日子我实在无法忍受,终于有一天,我想到了死,选择了跳河。当河水漫过头顶、无边的黑暗向我袭来的那一瞬间,我突然意识到:我为什么要死,活着是多么美好的事情,哪怕做一辈子结巴又能怎么样。也就在那一瞬间,生的欲望对我来说变得非常强烈,而我却已无能为力,说不出一个“救”字……

  我最终被人救了上来,救我的是一位放鸭老人,直到今天,我也不知那位老人是谁。晚上回到家里,我在日记里写道:“我要扼住生命的喉咙,它绝不能将我征服。”

  我开始翻阅医书,尝试各种发音技巧,常常一个人悄悄跑进大山,面对青翠的竹子、松柏朗读各类文章,一本700多页的《名人演讲全集》被我朗读了五六遍,书的边角都翻毛了。可一在众人面前说话,还是结巴。后来,我索性专找人多的地方练。慢慢地,我能在熟人面前说几句较为连贯的话了。不知经过了多少次试验,我发现特殊的肌肉训练和发音训练对矫治口吃很有作用。于是,我每天早上6点左右起床,对肌肉进行“拉练”。一次因为嘴巴张得太大,竟出现肌肉痉挛。我没有懈怠,尝试各种发音技巧,摆做各种口形,对山讲,对水练,一次又一次纠正自己发音吐字的错误。

  经过整整6年的努力,我的口吃病奇迹般地好了,我终于站了起来,体会到了快乐说话的幸福。这来之不易的幸福使我对这一领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一个强烈愿望在我内心升腾:办一所口吃病矫正所,让众多口吃患者寻回语言的第二个春天。

  随着治疗上的日益成熟,慕名而来的学生络绎不绝。总结出“陈氏废力释放疗法”的理论和矫治方法。长安“口校”一天天发展、壮大,学员遍及全国各地,包括港澳台同胞和国际友人。1997年10月14日,国家残联康复部负责人宋庆光处长来校视察时握着我的手说:“你这个农民了不起,为社会作出了贡献……”

  谈到这里,我不妨给大家讲个故事吧。家在福建的刘非(刘非及以下“吃友”均为化名)在学校安排的诉苦会上声泪俱下地说,他曾自杀过两次,一次是严重的口吃惹得别人哄堂大笑,他受不了那种讥笑的打击。另一次是29岁那年,他作为技术员指挥升降机搬运新购的设备,说“吊不得”3个字时,出现连发性的“吊、吊、吊、吊……”结果导致严重的事故,厂里损失上百万,妻子也提出离婚,他痛苦极了,选择了轻生。后来他来到学校,没想到真的能康复,临走时对我说,我拯救了他,他要拿着结业证书找厂长重新安排工作。

  到人民大会堂演讲

  2002年12月26日,学校迁至西安南郊,校舍更正规了,专职教师也增加了,并更名为“西安口语交际专修学校”。我和妻子共甘苦,同患难,不断地创造条件,学院开设了全国最全面的口语康复专业,包括口吃病矫治,发音不清矫正,聋人聋儿语训和失语康复,还开设了提升综合素质的成才专业,如演讲与口才、交际与沟通、情商与成才等。2004年,经有关部门批准,学校升格为“西安口语交际专修学院”,实现了我15年前办一所口才大学的梦想。

  在这期间,我创造的“陈氏废力释放疗法”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发明专利证书,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郭印元教授合作研制的“全数字自适口语正音康复仪”获第四届中国专利技术优秀发明一等奖。

  2003年1月18日,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、爱我中华活动组委会特邀我参加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“杰出爱国人士演讲暨新春团拜会”,授予我“杰出爱国人士”荣誉称号,并请我登上人民大会堂主席台演讲。演讲结束时,大会堂里的掌声经久不息。中央和地方众多报刊和电视台报道了我的事迹。今年2月11日晚,我出席了央视2006“乡约”十大魅力人物颁奖晚会,两天后的13日晚,央视7套“人物”栏目又播出了对我的专访。

  说起来,我现在的头衔还真不少,陕西省口语康复研究中心主任、西安口语交际专修学院院长,陕西医学药学大辞典编委会客座教授,等等。这些自然都是好事,但更让我欣慰的是,有3万多“吃友”经过我的矫治康复了,学员遍及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全国所有省市自治区和特别行政区。

  在口语康复研究和教学过程中,我不断地探索人本学问,总结出了心智行成功学、情商与智慧、心灵管理、口才训练术、有效沟通等材料,写出了有30万字的口语病专著———《口语病矫治与口才同步》。近年来,我多次应邀到西北大学、陕西教育学院、空军工程大学、西京大学等多所高等院校作专题报告和演讲,西安地区的高校几乎都跑过,另外还有50余家大中型企事业单位也去过。

  回顾这不无苦涩之味的经历,我只想对所有遇到过不幸的人们重复一句老话:路在脚下,境由心生!

 

暑期开课通知:成人班(7月10日,8月3日开课);儿童班(7月10日开课)